西方国家的真实嘴脸:睁眼睛说瞎话 公然侮辱全人类的智商

在今年4月的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近郊杜马镇战事中,叙利亚政府军最终顺利驱逐了占据此地的反对派武装和极端分子。但在政府军取得战场上的全面优势前后,西方的一部分主流媒体突然爆出”该地遭到化学武器袭击”的新闻,这些报导最终演变为北约国家对”叙利亚化武设施”的集中空袭,并一定程度影响了战局的走向。   不过,于近日出台的,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的第三方独立调查报告明确表示,所谓的袭击现场无法找到神经毒剂的痕迹,这和几乎所有主流西方媒体的叙述相悖。   图为突入杜马镇的叙利亚政府军装甲部队。   而之所以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的结论如此斩钉截铁,是在于这些严谨的研究员做过了充分的实验和检测——在报告当中,撰写者做了如下说明:”从现场取得的样本,以及所谓死伤者的血浆样本中未检测到有机磷毒剂或其降解产物”,而有机磷是沙林毒气的核心组成部分,西方主流媒体指控叙利亚政府对反对派及其控制地带使用的神经毒剂正是沙林。   考虑到禁止化学武器组织使用的并不是主观的,而是客观的,可复现,经得起推敲的方式研究该地的化武问题,这份报告无疑是对西方媒体的新闻报导公正性提出了强烈质疑。   图为北约联合空袭叙利亚当晚,大马士革的夜空。   除此之外,出于上文提到的严谨和客观性质,禁止化学武器组织也表示在袭击现场发现了”氯的化合物”,具体而言是二氯乙酸、三氯乙酸、水合氯醛、三氯苯酚。   然而就在次日,曾报导过叙利亚政府军使用化学武器的西方媒体再度倾巢而出,围绕着其中的”氯”字大做文章,就连标题也要突出”禁止化学武器组织在叙利亚发现了氯”。考虑到大多数人无法分清氯气(单质,可用于对人的化学武器)和氯化物之间的区别,这种浑水摸鱼的行为既可恶,也显得十分有效。   图为用于自来水净化的次氯酸钠发生器。   比方说,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提到的”二氯乙酸”,实际上是用于自来水消毒的次氯酸钠在水环境中氯化的产物,寻常家庭自来水中会有微量存在,而水合氯醛则是次氯酸钠和水中残留的有机酸氯化的副产物。报导此事的西方媒体将用途、结构、性质完全不同的氯气和氯化物混为一谈,这不是蠢,而是坏,至于进一步歪曲成”叙利亚的化学攻击中使用了氯”,这就是又蠢又坏。   图为在2017年末于叙利亚向俄叙两国官兵致辞的俄总统普京。叙利亚局势在近年来取得了极大好转。   其实只要有简单的逻辑思维,我们就不难发现整个叙利亚化武攻击风波中最大的漏洞。其实不止是2018年,在此之前叙利亚政府军也因为”化学武器”遭到西方干涉势力的多次空袭。就算这些化学武器袭击有实锤,那么叙利亚难不成还不吸取教训,执意要使用实际上功效不大的化学武器,还偏偏要在杜马镇战事顺利的节点上,对着反对派武装的平民居住区放几发来”庆祝庆祝”?   图为在叙利亚某地着陆,向反对派武装输送物资的C-130运输机。   而随着叙利亚政府军清剿反对派和极端分子进程的加速,相关势力屡屡抬出化学武器这个用于干涉局势的”幌子”的动机其实也很简单,即”慌不择路”,要用一切手段来阻止叙利亚重新走向和平和稳定……其用心不可谓不险恶,但所幸,这些伎俩明显已经回天乏术。(利刃/TO)   尊重内容,从尊重作者开始,转载、合作请私信联系我们。

Share This Post

Post Comment